首頁>熱點資訊>美元壟斷全球儲備貨幣的日子已然不多,比特幣將助力新型儲備貨幣扛起大旗

美元壟斷全球儲備貨幣的日子已然不多,比特幣將助力新型儲備貨幣扛起大旗

2019-08-12
內容詳細

對于加密貨幣愛好者來說,布雷頓森林會議(Bretton Woods conference)75 周年紀念日可能不是他們本月關注的重點。這樣的疏忽完全可以理解,因為相比而言,刺激的價格波動、令人困惑的比特幣期貨產品發布,以及孫宇晨(Justin Sun)變幻莫測的行蹤或許更具吸引力。 然而,這一國際經濟合作和互操作性(interoperability)的誕生,應當被視為經濟重建進程的開端。盡管該進程導致了今天令市場擔憂的全球經濟失衡,但它也為制定相關解決方案拉開了序幕。 image圖|布雷頓森林會議(來源:Wikipedia)


美國大部分股票市場可能被高估了,其收益率看起來還會進一步走低,但目前大部分壓力和問題都潛藏在貨幣市場的表面之下。寬松的貨幣政策、緊張的貿易局勢和劍拔弩張的中東軍事行動威脅對貨幣持有人和套期保值者來說就像一杯“毒酒,因為貨幣國際兌換的風險和成本都在上升。 或許正因為如此,再加上美國政府憑借自身金融實力對他國“指手劃腳讓人倍感不安,有關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角色的質疑之聲也越來越大。 更重要的是,美元的領導地位已經維持了近 100 年;而在過去 5 個世紀中,全球儲備貨幣的平均壽命為 95 年。目前,美元在全球外匯儲備中所占的比重已超過 60%,而美國經濟在全球產出中所占的份額已降至不足 25%,而可能會繼續走低。種種不斷失衡的跡象表明,美元的統治地位可能很快將被推翻 隨著政治的力量開始壓倒經濟,貨幣競爭不斷被侵蝕的情況可能會不斷加劇。 一些人認為,比特幣成為一種優秀儲備貨幣的“可能性并非為零。我不同意這種觀點,我認為這種可能性就是為“零。不過,我確實認為,全球儲備體系在未來幾十年將發生根本性的變化,比特幣將會在其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image

(來源:Photo by David McBee from Pexels)


image  美元作為儲備貨幣的歷史

 首先,讓我來介紹一下布雷頓森林體系的重要性以及我們為什么要關注它。 1944 年,44 個國家的代表簽署了一項協議,將美元作為世界儲備貨幣,與黃金掛鉤。其它成員國的貨幣與美元掛鉤,由此帶來的相對穩定的貨幣體系將使世界貿易重歸平穩,并促進戰后經濟復蘇 該協議還創建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World Bank)兩大機構,以協調全球貨幣流動,并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貸款。 1971 年,美國總統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宣布美元與黃金脫鉤,美元就不再是“官方的全球儲備貨幣。然而,由于美國一直是全球最大的經濟體和貿易國,它仍然是實際上的全球儲備貨幣。為了便于交易和保持貨幣相對穩定,各國傾向于持有更多的美元儲備,數量超過持有的所有其它外匯總和。 成為全球儲備貨幣是一件利弊并存之事。由此美國能輕易在國際市場上借款,但這也會降低美元對國內經濟的影響力。 如果外國債券持有者開始相信特朗普總統可能會鼓勵美元貶值(正如他經常暗示自己想這樣做一樣),他們就會開始拋售美元,因為美元貶值會導致他們的債券價值減少。目前,外國持有的美國國債超過 6 萬億美元,幾乎占未償債務總額的 30%。因此,即便是少量減持也會對市場造成沖擊,并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削弱美元的可信度。 除了不容易貶值外,全球對儲備貨幣美元的額外需求還使得美元相對于其它貨幣的價值保持在高位,這加劇了數目居全球之首的美國的經常賬戶赤字(current account deficit)。美國市場面對外國投資戰略的脆弱性,無論你對現代貨幣理論(其中包括債務水平無關緊要的觀點)持何種觀點,都是令人不安的。 有關美元的論述就到這里。 

image  比特幣能成否為新的儲備貨幣?

 鑒于人們對一種基于法幣和單一發行機構的全球儲備貨幣的必要性和可行性越來越懷疑,你可能會明白為什么有關比特幣的討論會大量涌現。一種無主權、基于算法的替代性儲備貨幣真的會更穩定、更值得信賴嗎? 也許吧,但這種替代儲備貨幣不會是比特幣。 首先,全球貨幣需要有靈活的供應。限制銀行可持有的黃金數量是金本位不起作用的主要原因之一,即經濟增長超過了以黃金為支撐的貨幣供應,而克服這一限制也不可避免的導致了不穩定(destabilization)。 其次,比特幣不會成為交易合約的通用結算代幣。它太不穩定了。盡管隨著流動性的增加,這一情況應該會有所緩和,但企業和主權國家不太可能放棄對法幣的偏愛,因為它們對法幣有一定的控制權。 那么,如果不是比特幣,那又會是什么來充當這一角色呢? 一種既能體現可信度又能體現靈活性的國際貿易貨幣會是什么樣子?

image  兩種可能的替代模型

 一種模型如 Facebook 的 Libra:周期性地對一籃子貨幣和政府債務進行重新平衡,并將它們與一種可用于結算的數字代幣掛鉤。 image(來源:Pixabay)


Facebook 固然極具野心,但圍繞 Libra 代幣的用途和支撐所展開的激烈辯論,突顯出人們對 Facebook 動機的強烈不信任,而反壟斷審查的不斷升溫,將使任何一家大型企業都難以找到一個通用的解決方案。 另一種更有可能的模型是調整后的特別提款權(SDR)。這種一籃子貨幣由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1969 年創建,充當成員國私人交易專用輔幣和“價值儲存工具。它的價值走勢與美元、日元、歐元、英鎊和人民幣等基礎貨幣一致。 一些經濟學家提議擴大 SDR 的國際貿易范圍,將其定位為不依賴任何一個發行方的全球儲備貨幣,并可以由一個中立的、以經濟穩定為主要目標的超國家組織管理。 但問題是,即便是當前結構中的流動性 SDR,也將受制于各國的優先事項和脆弱性。隨著各國央行轉向 SDR 作為儲備貨幣,美元將大幅貶值,這可能會反過來破壞貨幣籃子的穩定。歐元幾乎與全球支付貨幣同等重要,但它也遭遇生存風險,盡管這種風險看起來還很遠。人民幣在很大程度上仍由中國政府控制,英鎊的未來充滿不確定性。 如果 SDR 以新的流動性形式掛鉤于一種完全不受政治操縱的非主權外匯代幣,那問題就解決了。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其它貨幣也將成為貨幣籃子的一部分,以反映經濟活動,并使供應具有靈活性。但一個強大的非政治錨定,可能會增加一層信任,這種信任在日益動蕩的貿易環境中并非易事。

image  該坐下來談談了

 我不知道這一機制將如何運作,毫無疑問,它將復雜且充滿爭議,任何研究貨幣的人都知道維持錨定將引發一系列更復雜的難題。但人們越來越堅定地相信當前體系存在缺陷,貨幣正被日益賦予政治化色彩,他們最終將把話題從“嘗試太難,轉移到“讓我們開始討論這個問題 目前世界經濟面臨的最大風險不是緊張的貿易對峙、資產估值過高或收益率為負,而是各國沾沾自喜認為現狀可以維持下去。深刻的變革總是伴隨大量的政治和經濟成本,但不管怎樣,它還是會到來。 我們誰也不能確定金融變革的下一步會是什么樣子,但我們很快就會發現它。正如經濟學家泰勒·考恩(Tyler Cowen)在最近一篇文章中提醒我們的那樣:“每個時代的貨幣機構在誕生之前幾乎都是不可想象的。 不幸的是,即使讓主要參與者坐下來討論這個問題也成了一項艱巨的工作。隨著布雷頓森林體系紀念日的到來,眾多媒體和專家頻頻發聲,質疑當前儲備體系、 IMF 的角色以及如何提前抵御未來的經濟風暴。想法和討論只是一個開始。但我們不應忘記,1944 年,在經歷了歷史上最血腥的戰爭之后,是恐懼讓參與者以一種協作的心態坐到了談判桌前。 我們都熱切地希望,不要再次讓恐懼成為促使人們坐下來談談的動力。這次討論的不同之處在于,變革的必要性已變得十分明顯,討論涉及的參與者要廣泛得多。比特幣為一系列潛在解決方案提供了一種新方向。 比特幣本身無法解決最緊迫的問題。但結合其它工具,再加上外交手段、嚴謹且耐心的學術研究,比特幣很可能成為一種新型儲備貨幣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將緩和、甚至避免未來沖擊所帶來的影響。 諾埃爾·艾奇遜(Noelle Acheson)是公司分析領域的資深人士,也是 CoinDesk 產品團隊的成員。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均為作者個人觀點。 以上文章最初發表在 CoinDesk 的期刊 Institutional Crypto 上,這是一份面向加密資產機構投資者發行的免費內部刊物。
免責聲明:本文系網絡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根據您提供的版權證明材料確認版權并刪除內容。
0
0
德甲联赛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