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熱點資訊>中國,在這件事上絕不能被西方忽悠

中國,在這件事上絕不能被西方忽悠

2019-10-17
內容詳細

以下文章來源于蔣校長 ,作者蔣校長

前些日子,老蔣說過要給大家聊聊美國人堅守的普世價值,今天正是時候!

普世價值是什么?民主、自由、平等。

大家有沒有發現,這三條其實都不難做到!民主嘛,每人發一張選票。自由嘛,每人發一把槍。順便把平等也給做到了,看誰不爽就開槍,人人一條命,多平等啊!

▲ 柯爾特公司廣告詞:上帝創造人類,柯爾特讓人人平等!

沒有人想過有啥問題嗎?這么簡單就能做到的事,怎么中國人沒發現呢?老祖宗有句話“天上不會掉餡餅”。誰讓你相信天上掉餡餅,他就一定在騙你的錢!不過可惜呀,人類是一種經驗動物。

什么叫經驗動物?打個比方,馬云很有錢,所有人都在分析他成功的經驗。這是人類數萬年進化的本能,但經驗一定正確嗎?當然不是。

馬克思告訴我們,時勢造英雄,法國大革命一定會出拿破侖式的人物,但他叫拿破侖只是個巧合。就像如果沒有馬云,也會有馬化騰,有劉強東一樣。所以馬云成功的經驗其實只有一條,那就是創立了淘寶(為什么他眼光這么準大家可以研究)。然而大部分人是不相信的,他們會千方百計的圍觀馬云,找到所謂的“證據”,然后要他介紹經驗。

▲ 馬云:這就是我的經驗,大家拿去吧。

有誰學馬云學出點成績來的,站出來溜溜。

看出門道了嗎?

你從結果去看原因,誰厲害就找誰的祖宗,那必然是要出錯的。東施效顰,邯鄲學步,烏克蘭學民主,歷史教訓比比皆是。

烏克蘭人的悲劇在于這樣一個奇葩邏輯:西方很富強=民主萬能=烏克蘭要民主。于是民主的烏克蘭完蛋了。

你要學習美國,要想變得富強,不要看他說什么,而要看他做什么!更要明白他為什么這么做!我們首先要打破西方人制造的邏輯陷阱——西式民主=富強。經濟就是經濟,和民主不民主的沒有關系,只和你每年能創造多少GDP有關系。大力發展教育,大力建設交通,大力爬科技樹,這才是富強之道,西式民主能保證國家始終走在這條路上嗎?

當然不能!

為什么?上街很容易啊!破壞也很容易啊!

搶劫更容易咯!

但是發展教育需要鄉村教師,發展交通需要搬磚工人,發展科技需要以身試毒!

這就需要社會把財富讓給這些有益的人,讓給這些迎難而上的“傻子”。有時候,這不是“民主”能解決的,因為人都有惰性,每天不干活有飯吃,誰給我這樣的生活我也愿意給他選票啊!反正不用付出私人的代價。但這個國家就沒有希望了!

國家要發展,就得保證有人去做實事,而不是吃干飯!

保證國家發展的法門,中國古代叫做“善政”。翻譯成現代漢語就是“擅長施政”,即“良政”。要說老祖宗就是英明,懂得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治好國家才是正道。他們的結論是,你得找一個或者一群有理想、有道德的專家來管理國家。通常是一個:宰相。

宰相:宰相是中國古代對于輔佐君主并掌握國家最高行政權力的官員的一種通稱或俗稱,并非具體的官名(只有遼代以其為正式官名)。

就算是明朝時采用很多個內閣輔政,也會有一個內閣首輔。這位專家的道德和業務水平,直接決定了國家治理的水平。但是決定誰是宰相又是一個老大難問題,只有英明的帝王才能找到合適的宰相,找到了他的道德水平還不一定行(比如蔡京秦檜嚴嵩)!到了清朝,干脆不要什么宰相了,把皇帝培養成專家,一切都由皇帝定奪。后果我們也是看到的,皇帝能干國家就強大,皇帝不行國家就完了。

在這一時期,西方制度有其優于時代的地方。

相較于中國在政治制度上的皇帝困境,當時西方制度的先進點就在于,貴族議會制度比帝王專制更容易選出專家來。但是貴族議會制度真的很完美嗎?非也!首先這個議員權力就很成問題。三個和尚沒水喝的故事大家都聽過,如果一群人做決議,必然會遇到扯皮的事。

這里不得不提一個民主的例子——波蘭大公國。人家從17世紀的時候就流行共和制,每一個議員都可以一票否決!一個議員一個否決權,這還能做事?

▲ 平獨鎮露大波波的巔峰時代

當然不能!所以波蘭變成了烏克蘭西部、白俄羅斯、立陶宛等國家。波蘭的滅亡反襯了近代西方民主制度的成功。那就是議員本身必須是政治家,他不僅要產生一個專業元首,而且本身必須是專家,這樣他才能監督元首,才知道他有沒有做事,是不是在做對的事。

用中國人的話說,宰相起于州郡,猛將發于行伍。能做到這兩條的皇帝,基本上國泰民安。西方近代政治制度怎么做呢?議會定和皇帝定都有,也有混合的,但最根本的秘密在于:當時的議員,多是貴族,他們從小就學習怎么管理,屬于專業人才,這么多人去學管理學,再不成器也總有一兩個天才出來。對于國家來說,天才一個就夠了。比如天才與庸才并存的普魯士軍官團:

天才老毛奇最終還是被小毛奇坑了!德國皇帝威廉二世如果肯民主一點,選一個更專業的總參謀長,德國一戰的結局或許會不一樣。

其實,民主和君主,這兩種決議模式的平衡點在哪里,西方各國也曾摸索過很長時間。只不過在工業化這個方向上,西方比中國開化早,不存在要不要拆鐵路這么愚蠢的問題,所以西方比中國跑得早。但有沒有解決決策的問題呢?不僅沒有,反而還更嚴重了。

因為二戰后,西方政治開始泛民主化,大家一起參政議政,政治的專業性被無情的踐踏了。演員,商人,律師都可以被選為州長、議員、總統。這就麻煩了,他們根本不懂管理,怎么治國呢?美國人做了一個補救措施,給他們配上專業的智囊團。你只需要做選擇題就好了!問題就出在這里,智囊團的人一定專業嗎?他們是民選的嗎?

No!漏洞就這樣出現了。只要總統背后的黨派提供一個自己人組成的智囊團,總統實際上就是個傀儡。

泛民主化還造成了另外一個惡果,議員專業水平的不斷下降,導致專業的討論被世俗的謾罵所取代。議員的提案首先考慮的不是專業性,而是能不能抓到眼球、能不能討好選民!反對者也不是站在專業的角度上反駁,而是用各種借口,比如“民主”、“法律”去否決某一項決議。

這就意味著,沒有人去做實事!所有人都在做最容易的事——否定!

一個很明顯的例子,就是中國臺灣的核電斗爭。

如果在大陸某個省市討論這個問題,能否廢止核電要關系到上游和下游各個產業,發電成本,建設成本,資金保障等等一系列專業性問題。廢核電可以,但隨后的局面你要有解決方案,這是一個專業性很強的問題,所有人都在這個基礎上民主的討論。討論的結果不一定是一致的,但不會產生過于懸殊的結論。

但是在臺灣,事情完全失控了。討論者沒有任何專業性可言,也無法理解廢止核電的后果,雞同鴨講的結果只能是互相喊口號,再不行就只好全武行了!呵呵,打架總是容易的,解決問題總是需要專業能力的,“民主”之下,誰做事誰是傻子!

如此決議,就算勉強通過了,也必然會造成兩個結果:

第一,決議必然造成決策機構分裂。

第二,決議肯定是和現實脫節的。

果不其然,“用愛發電”之后,臺灣屢屢斷電。你想想,臺積電的芯片流水線一旦斷電,那是整條線產品報廢,這怎么制造GDP?

這件事告訴我們一個真理: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毛澤東。

如果沒有調查拍腦門就能左右國家政策,那么決策一定會出問題!

▲ 特朗普:你們都看我干什么?

那么,中國人怎么解決這個問題呢?說實在的,我們花了一百年不止!鴉片戰爭失敗以后,中國人就在不斷的嘗試調整社會結構去適應工業化。我大清搞了貴族議會制度,結果發現王爺們壓根兒只會遛鳥;接著民國搞起“民主”,發現槍桿子們沒誰聽議會的;直到新中國成立,民主集中制才被最終確立起來。

大家不要以為這個制度是舶來品,馬克思可沒說過民主集中制,列寧雖然提過,但很快就被斯大林給改正了。所以民主集中制絕對是中國人發揚光大的!當然,我們不僅僅發揚了這個制度,也確立了“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兩條鐵律。雖然我們添加了很多新時代的東西,但核心思想還是一樣的:良政

我們要保持中華民族處于一種可持續發展的狀態,我們要保證一直有人在做開拓創新的事、有意義的事!只要民主精神對我們發展有幫助,那就建設性的用。而不是像美國人那樣,拿虛無縹緲的噱頭來討論。5G是華為的,美國就可以放棄發展,不搞5G。可以啊,這很“民主”,畢竟張嘴反對可比搞研究容易多了!


但這是真民主嗎?符合美國的利益嗎?當然沒有!你想想,這么一個國家治理倒退的制度,竟然被當成普世價值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這不是很搞笑的事情嗎?在“民主”的基礎上,給所有沒有進行調查的人發表意見的權力,這不是更搞笑嗎?國家倒退都沒飯吃了,你要保證大家吃飯的人權,這不是要大家用柯爾特去平等嗎?

所以結論就是,民主確實有用,中國人一直在用,但我們是深入研究以后才用,實事求是的用!而不是拿來掛在嘴邊上用,濫用,瞎用,雙重標準的用。

對了!雙重標準也是一件非常容易做到的事。

還是引用寧南山的話結尾吧——

作為普通人,如何不被忽悠,其實非常簡單,

牢記簡單的事情收益必定有限,困難的事情收益才會大的原則。

他們跟你說投票能讓你成為發達國家,

他們跟你說罷課和演講能實現環保,

他們跟你說只要投資10萬就可以加盟奶茶店年賺百萬,

……

只要想想這些事情是不是全世界都能做就行了,如果是全世界都能做的事情,一定是收益極其有限的,絕不可能讓你脫穎而出超越別人。

絕不能被他們忽悠,讓整個社會被誘導在那些高流量、低收益的“簡單事情”上爭吵不休,而是應該集中精力在做“困難的事情”上,只有這樣才能讓中國獲得極大的進步,并且脫穎而出邁入發達國家行列。

免責聲明:本文系網絡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涉及作品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根據您提供的版權證明材料確認版權并刪除內容。
0
0
德甲联赛投注